欢迎访问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
协会动态
 

促进交流 共同发展——第9届中日韩电视制作者论坛综述

来源:中国视协    责编:宋亚丽

    第9届中日韩电视制作者论坛于10月14日至17日在韩国仁川举办。此次论坛的主题是“城市与人类”,主要探讨电视是如何反映城市与人的关系的。与会中国、日本和韩国的近百名电视工作者共同观摩了12部来自3个国家的电视节目,并对这些作品进行了讨论,各抒己见,交流学习。中国电视制作者一行24人由中国视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黎鸣带队出席了论坛活动。
  一、论坛开幕
  第9届中日韩电视制作者论坛会场所在地仁川的松岛,曾经是滩涂地带,通过填海的方式,造就了一个新的经济开发区。论坛主办方把会议安排在这里,是希望让来自中国和日本的电视工作者切身感受一下仁川的魅力。
  论坛的日程并没有按着会议的通常方式进行,而是抓紧一切时间,争取能让各国电视制作者有一个更长时段的交流时间。比如由于路途的原因,参会者会陆续到达会场,而开幕式则要等到全体参会者到齐之后。为了不浪费时间,论坛组委会将部分展映活动放在了开幕式之前,这样,可以使先到的参会者有时间多观摩一些电视节目。在14日晚举行的开幕式上,论坛组委会委员长郑秀雄、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驻会副主席黎鸣、韩国PD联合会会长金德在、日本放送人会特别顾问大山胜美分别致了开幕词。特别是中国视协驻会副主席黎鸣,用3种语言表示了祝贺。他说:“第9届中日韩三国电视制作者论坛在韩国仁川拉开了帷幕,''''九''''字在汉语里与''''久''''同音,被中国人视为一个吉祥喜庆的数字,预示着''''长久''''之意。在这个平台上,三国电视艺术工作者相互学习借鉴,取长补短,为繁荣发展各国的电视艺术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论坛组委会委员长郑秀雄在致辞中说:“在金融危机还没有过去的时候,举办这个论坛很不容易。金融危机对各国电视都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大型连续剧和纪录片都大幅度减少。在这种情形下,我们坚持举办这个论坛,就是要让大家充分交流,寻找到良策,从根本上摆脱这种不利的局面。东亚地区电视水平上升是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我们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日流、韩流、汉流也能够流向西方。”日本放送人会特别顾问大山胜美在致辞中祝愿论坛能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成为中日韩电视制作者充分交流的平台,为东亚电视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
  致辞之后,韩国KBS导演李康县、中国中央电视台研究员张群力、日本札幌电视台编导林健嗣分别介绍了各自国家的电视发展状况。另外,论坛组委会还邀请了一位韩国建筑设计师做了一个关于城市建筑与人类生活关系的讲座,使论坛超越了电视范畴,进入了另一领域,同时也没有脱离论坛的主题。
  二、论坛视点
  在论坛上观摩的12部作品,都是各国从各自国内电视节目中筛选出来的优秀电视作品,既符合论坛议题,又具有各国节目的代表性。在每部作品播放完后,首先由制作人阐述该作品的制作过程与播放效果,然后由各位代表发表对该作品的看法及提出一些制作中的问题。首先播放的是韩国KBS电视台导演金瑞镐制作的纪录片《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夜晚》。这部纪录片揭示了长期从事夜间工作的人,身体状况及对操纵机械控制能力的变化,呼吁科学安排夜间工作。中国视协驻会副主席黎鸣对这部纪录片进行了提问式发言。他认为,科学揭示睡眠是非常重要的,导演的选题具有敏锐性。但是现代社会有很多工作,必须是在晚上做,因而纪录片提出的解决方案不具现实性。太过强调夜晚工作的危害性,会使人们对于夜晚工作产生过分担忧。另外,就熬夜来说,其危害性对于年轻人和老年人是不一样的,片子似乎没有细化。我国导演陶玲玲认为,该片故事性不强,对于问题的挖掘深度不够,在解决方案上也不够全面。日本导演则说,此类片子在日本是无法播放的。因为片中关于卡车司机长时间在高速公路上行驶,并且在路上晃来晃去,这是违法的。金瑞镐导演就这些问题答复说,制作这类片子,主要是出于提醒人们对于这个问题的关注。当然,有很多工作必须在晚上做,但是人们要注意这些问题。
  论坛上播放了我国电视剧《大过年》、《我的青春谁做主》,纪录片《旅馆》、《在路上》。与会者对《我的青春谁做主》普遍表现出兴趣。日本放送人会特别顾问大山胜美说,这个剧让我们了解了北京年轻人的生活,演员能力很强,制作手法也很新颖。他对我国演员培养机制不太了解,向制作人丁芯提出问题:中国有无演员培养中心?是如何培养演员的?丁芯说,中国有不同的影视学院和演艺团体,电视剧剧组在选拔演员时,是从全国各种团体中挑选。就这部电视剧的制作公司来说,没有专门去培训演员,主要是选择。导演赵宝刚运用心理学方式,针对不同的人采取不同的方法对待,使一些年轻人最终能成为偶像。中国在电视剧制作方面,向日本、韩国学了很多东西。也正因为这样,中国电视剧才有了近几年的高速发展。在座的其他日本导演,就电视剧《我的青春谁做主》的成本、投资赞助、销售播放等问题进行了提问,丁芯一一作了解答。
  日本纪录片《发现!人类的力量——普及校园草坪化》、《网吧难民》,电视剧《购物》、《风之花园》;韩国纪录片《没有人问的死亡》、《首尔有很多可爱之处》、《水的旅行》等也在观摩之列。  
  在观摩日本NHK电视剧《购物》时,与会者普遍被这部电视剧的制作手法所折服。导演远藤理史介绍说,这是一种短篇电视剧,NHK一般一年只做几部。这部电视剧没有大的事件,描述了一对老年夫妇从小城镇到东京这样的大都市购买一个旧相机然后在孙女家住宿的故事。通过这样一件小事,既向观众传达了他们青年时的爱情故事又刻画了祖孙之间的亲情,都是琐碎的情节。这是一个平静的作品,在日本获得高度评价,收视率达到10.2%,是个不错的成绩。这部剧是NHK 自制的,制作费2500万日元,拍摄周期为20天,时间比较充裕,制作费比较少。听完该剧导演阐述后,韩国导演说,在韩国这种短片电视剧因为广告的问题已经不再制作,日本是怎样运营的?远藤理史导演说,日本这种剧也不是很多,但是在逐年增加,还有一些短片也已出台。这些短篇电视剧一定要有细致的内容、观众喜欢的著名明星和优秀的编剧,只有这样才可能吸引观众。中国视协国际联络部主任王占海问这部电视剧在什么时段播出?播给哪些观众看?播出后有没有对收视人群做过调查?远藤理史说,这部电视剧在星期六晚九点播出。NHK每周六播出连续剧,这个剧也在其中。该剧本来是针对二三十岁年轻人播放的,但是从后来的分析看,收视最多的是40-50岁年龄段的人。
  日本电视剧《风之花园》引起了中国代表团的关注。这部电视剧描述了一个与家人重新恢复亲情的故事,情节紧凑,感情真挚。这部电视剧有别于日本其他电视剧边播边拍的制作方式,而是类似于我国先有剧本,然后进行拍摄的模式。我国导演陶玲玲对这部剧表示赞赏,认为导演对于故事与情境处理得非常好。我国制片人吴毅则对制作这样一部电视剧的经费以及周期表现出很大兴趣。他向本剧的导演宫本江里子提问,这部电视剧每集多少钱,用了多少天?据宫本导演介绍,这是 2008年10-12月播放的一部电视剧,一共11集,每集一个话题。每集5000万日元,用了97天。因为周期比较长,投资比起一般的电视剧偏高一些。
  韩国纪录片《水的旅行》也获得了参会者的一致好评。这部纪录片详细记录了自然界中水的变化以及水中生物的生命状态。据导演任完镐介绍,这个节目拍摄花费了6个月的时间,大部分内容是去年拍摄的,在后期制作时,对资料进行了取舍。一位日本摄影师问,片中难度最大的部分是哪里?有哪些技巧?任完镐说有很多是在摄影棚的环境里进行拍摄的,自然环境很难达到高清效果。在片中大量使用微距摄影。在制作过程中,有60%以上内容是不能预测的,80%要请教专家。为拍一个好的镜头,可能需要等几天。如果因为打一个盹失去了一个好镜头,是我最遗憾的事。拍这样一部片子花了3000万韩币。资金主要来自政府资助。中国导演问,如何获得政府资助?任完镐说,韩国的纪录片大致遵循这样一个程序,就是先写出策划书,然后交给相关栏目,栏目认可后,就会拨付资金进行拍摄。在韩国制作纪录片的人不算很多,做自然类纪录片的人大概只有十几个。在对于其他电视节目观摩之后的讨论时,大都气氛热烈,代表纷纷就自己关注的问题展开问答。每个节目的讨论主持人,不得不在规定的时间打断提问,好使论坛继续进行。
  三、话题的延展
  中日韩电视制作者论坛是电视业务交流的平台,但这并不妨碍电视人对于各国文化传统与现实的关注。在观摩各国的节目时,代表们不仅就业务问题展开讨论,有很多话题已经进入社会领域。如在播放《大过年》时日本导演说,看了很多中国电视剧,发现围绕家庭题材的比较多,是否与现在的社会背景有关?黎鸣在回答这个问题时说,中国社会正处于转型期,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逐渐发现,和谐是人们非常需要的一种环境,其中家庭最能反映这种需要,因而家庭题材剧数量增多。在中国,家和国是同等重要的,修身治家平天下始终是人们的追求,在这个年代回归家庭是一种趋势。另外,现实题材比较受欢迎,收视率高,广告价值也大,所以就会有很多人去制作它。在讨论日本纪录片《发现!人类的力量——普及校园草坪化》时有导演问,日本有自己的草种,为什么要选择西方的草种?会不会影响日本的本地植被?该片导演说,这种草有非常强的生长能力,采用多种草种比较好,而不应采取单一草种。日本纪录片《网吧难民》关注的是城市贫困人口。该剧导演水岛宏明说,他20年前就做过贫困人口的纪录片,现在还很关注。日本似乎是很均衡的社会,但是还有很多贫困问题。全球化并不能惠及所有人,日本的贫富差距依然比较大。代表们对片中展现的内容感到惊讶,对于为何会造成这种结果进行了讨论。显然这些问题已经远远超过了纪录片的讨论范畴,进入到了社会领域。
  四、论坛的发展
  中日韩电视制作者论坛今年已经是第9届了,前两届只有日韩两国参与,中国于第3届开始介入,并在中国扬州、天津承办了两次论坛的活动。论坛发展至今,工作已经非常细致。比如最开始的同声传译工作非常粗糙,但是现在已经很完善。在三国电视节目观赏阶段,也由最开始的3个国家分别观看,到了这届3块荧幕同时播放同一个节目,分别使用3种文字,可以使三国电视人,同步观赏同一节目,然后在讨论的时候,也可以通过同声传译,三国制作者现场相互交流。对于从第6届中日韩电视制作者论坛开始设立的评比制度,得到了三国制作者的欢迎。大山胜美对于评选方式予以肯定,认为这有利于三国电视制作者关于电视节目相互学习切磋。在本次论坛上,对于评选也给予了充分重视,在强调公平原则的基础上,以参会人数最少的代表团为标准,三国统一投票人数,得票最高者为优秀。本届论坛的优秀作品中国电视剧《我的青春谁做主》就是通过这种方式选拔出来的。在今后的论坛上这种方式还将继续延续。
  中国视协驻会副主席黎鸣对于未来论坛的发展,表达了3点建议。首先,中日韩三国电视论坛的目的是搭建一个平台,方便大家交流,促进发展,希望明年能多邀请一些制作者、节目购销企业来参加,交流越多越好,层面越广泛越好;其次,建议邀请朝鲜、蒙古代表参加,促进交流,扩大规模;再次,论坛主题应该提早定下来,可以使各国准备更充分,节目选择会更主动。
  日本放送人会特别顾问大山胜美也向韩国论坛组织者表示感谢,认为这次论坛很有深度,主题选择“城市与人类”很好。尤其这次采取的形式,由制作人到现场讲解自己的片子,大家可以互相了解各自的工作经历,收获很大。这是一次有深度的实质性的交流。明年将迎接论坛10周年,是非常有意义的一年。我们应该回顾一下10年讨论了哪些议题,发挥论坛特点,通过交流讨论,获得下一阶段更好的发展。我们拥有同样的想法,有着共同的目标,要借鉴更多国家的例子,黎鸣先生的提议很有意义。郑秀雄先生也赞成黎鸣的提议,他认为今后可以不断扩大参与地区,使论坛不仅在亚洲举办,还要推向世界,有一天有可能会将欧洲国家电视制作者引进论坛。
  参会的其他代表认为,参加论坛收获很大,在制作上有启发,但是讨论时间太短,交流不够充分,希望下次论坛能够提供深层次交流的时间。另外,大家也谈到,在同一个主题下,相互分享经验,共享作品,交流可以更精彩;主题选择应该是共同发展方向。在一个主题下,应该细分一些类型,选择一些小的方向。应该让所有提供观摩片的制作人都到现场,直接交流起来会更好,要把这一条当做规则,在选片的时候就做充分,因为有制作人现场参与,交流起来效果更好。明年将在中国举办第10届中日韩电视制作者论坛,中国视协驻会副主席黎鸣说,这次仁川会议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组织者们非常辛苦,向他们表示衷心感谢。明年在中国召开第10届论坛,我们会引进历次会议经验,肯定会开得更好。


    
    
    
    
    
    
    
    
    

稿件来源:《当代电视》第11期
作者:中国视协 王占海 刘 原
摄影:刘 原
刊物责编:李响
网站责编:视协网

送欢乐下基层
  • 中国文联、中国视协送欢乐下基层走进福建
  • 中国文联、中国视协“送欢乐下基层”慰问演出在保定举办
“一带一路”全媒体短视频平台 《丝界》即将推出
纪录中国理事会与丝界传媒共同打造的全球首个“一带一路”全媒..
首届国学春晚新闻发布会在京举行
2016年12月20日,“首届国学春晚”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举行。据悉..
首份电视媒体融合发展报告发布
2016年8月25日,在今天上午BIRTV媒体融合高峰论坛上,中国电影电视技术学..
第九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征集作品通知
下载:第九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征集作品通知下载:第九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
黑龙江视协开展“到人民中去”为人民放歌志愿服务日活动
2017年5月23日,黑龙江省电视艺术家协会纪念延安文艺座谈会七十五周年暨..
第五届亚洲微电影艺术节征集作品通知
附:第五届亚洲微电影艺术节征集作品通知附:亚洲微电影艺术节参评登记表